当前位置:首页 >> 语言学 语言学

新时代国际汉语教师教育发展走向

查看:16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新时代国际汉语教师教育将从实用主义走向发展主义,强调从汉语教学的运用性走向发展性,从中华文化传播和跨文化交际走向基于汉语学习者需求取向的语境学习,从技术型教师转向智慧型教师。


汉语国际推广是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和实现新时代中华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一项基础性工程,关乎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发展。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坚守中华文化立场,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全球化时代背景下,扩大教育对外开放是我国建设教育强国的发展方向,而语言作为中外人文交流与合作的工具和软实力策略,是教育对外开放的排头兵。《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外人文交流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构建语言互通工作机制,着力加大汉语国际推广力度。

  

由此看来,汉语不仅是我国与其他国家交流的工具,也是深化对外开放和加强中外人文交流的语言支撑,更是一种潜在的资源,一种内在的软实力。据此,汉语国际教育在国家、社会和经济发展中的价值就凸显出来,而培养有效的高质量国际汉语教师,是汉语国际教育的重要力量支撑。这就对国际汉语教师教育提出了新目标、新任务和新要求。

  

新时代发展潮流下,世界多元文化对国际汉语教师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点主要基于教师文化与多元文化考虑。多元文化既注重文化多元性的价值和特质,也强调不同文化的差异性和融通性。所以,多元文化教育不但要认同和肯定学生所在国独特的文化,也要保证所有学生能够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和权利。国际汉语教师与国内语文教师、外语教师有所不同,他们需适应不同文化背景和多元文化的国际环境,其教学对象和教学内容在不同国别间相差较大。所以在现实中,A国的优秀教师不能成为B国优秀教师的现象也是可以理解的。这就需要教师具有高超的跨文化交际能力、跨文化适应能力和具有多元文化的国际视野等文化素养,并从教师适应文化走向教师合作文化,进而走向教师创生文化。多元文化背景下国际汉语教师教育的高要求彰显出教师教育不仅是传承文化,还要尊重、理解和活化不同的文化,进而在促进中华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中,不断推动全球多元文化繁荣,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奠定基础。这需要我们不断推动国际汉语教师教育现代化的发展。

  

国际汉语教师教育现代化是新时代下新师范的目标取向,旨在解决教师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促进教师专业全面发展、全方位变化和系统性提升。全球汉语热潮下,海外国际汉语教师需求量大,但是各国需求与发展很不平衡、不充分。在发达国家,其汉语教师不仅饱和,而且要求较高,而发展中国家或不发达国家的汉语教师则相对较为匮乏。在同一国家的不同地区,其发展的充分度也存在明显差异。另外,传统国际汉语教师教育注重教师教育者视角下的“教”与“学”、语言交际与应用、中华文化传播或理解、教师教育教学技能、教学组织、课堂管理,不能全面适应新时代国际汉语教师教育系统全方位提升及其多元动态网络发展的任务要求。需要在此基础上,转变思维和探索新师范路向,强化不同语境中的汉语语言学习者、汉语语言素养、文化素养、汉语教师专业主义、汉语教学设计及课堂领导力等方面。所以,新时代国际汉语教师教育需要进一步转型,走向新师范视域下国际汉语教师教育新标准、新理念、新内容和新形式。

  

新师范要求国际汉语教师标准进一步改革。教师标准不仅是优秀教师的标准,也是新教师的基本门槛,对教师教育有深远的影响。自1985年《对外汉语教学师资合格标准》起草工作伊始,我国对国际汉语教师质量和教师队伍规范制度的建设付出了许多努力。几经变化和发展,于2007年出台《国际汉语教师标准》,强调语言基本知识与技能、文化与交际、第二语言习得与学习策略、教学方法、教师综合素质。到2012年,标准的修订和完善,则突出国际汉语教师汉语教学、中华文化传播和跨文化交际三项基本技能,彰显教师的学科基础、专业意识和职业修养,主要包括汉语教学基础、汉语教学方法、教学组织与课堂管理、中华文化与跨文化交际、职业道德与专业发展这五大模块。新师范背景下,国际汉语教师标准将在2012年标准的基础上,着眼于智慧教育,遵循教师教育内外发展生态系统的运作原理,突出语境中的汉语语言学习者、教学设计、考核与评价、教师领导力等方面,形成汉语基础与方法、教学设计与实施、考核与评价、语境中的汉语语言学习者、专业主义与领导力五大模块的新标准,并将语言素养、中华文化创造性转化及行业发展融入模块中,从而开启新时代、新师范、新汉语的发展征程。

  

在标准设计的整体思路下,国际汉语教师教育的新理念将从实用主义走向发展主义,强调从汉语教学的运用性走向发展性,以适应不同行业的发展要求;从汉语语言学习与运用转向语境中的汉语语言学习者,强调从中华文化传播和跨文化交际走向基于汉语学习者需求取向的语境学习(把文化融入语境学习中,而不再单独强调);从教书技师走向教人育师,强调从技术型教师转向智慧型教师,以发挥出人本主义和生命教育的功用。此外,新理念还将强化新时代国际汉语教师的核心素养(包括语言素养、文化素养、信息素养等基本育人素养),为实施教师教育新内容奠定基础。

  

国际汉语教师教育的新内容将从实践本位走向“实践+研究”本位,突出科学研究在汉语国际教育教学过程中的作用,促使教师候选人能够成为基于实践语境的教师研究者和探索者,助力教师专业发展;从汉语教育教学技能走向教学设计,发挥教师教学的主观能动性,强调教师教学机智,促使教师候选人能够针对不同国家的学习者需求进行合理设计和有效教学;从语言交际与应用教育走向语言素养与交际教育,彰显出语言素养对于语言交际和跨文化交际中的作用,这是语言学习者作为“人”的基本素养,也是语言交际和跨文化交际的基础。

  

国际汉语教师教育的新形式将从单一的合作机制走向多维的协同育人机制,建立国际汉语教师教育联盟,形成教师教育校际间、校地间的供需对接机制,进而发展出新时代多维的协同育人机制;从分散而脱节的教师教育走向联动而一体的教师教育,推动国际汉语教师教育一体化,形成职前培养、入职培训和在职研修的联动系统,并关注汉语教师需求与专业成长之间的动态变化关系;从国际汉语教育走向本土汉语教育,增强本土汉语资源的开发与建设能力,比如促进本土汉语教师专业标准开发与建设、本土汉语的普通话测评系统开发与建设、针对不同行业发展需求的本土汉语课程和教材的开发与建设等方面,促使国际汉语教师教育从“走出去”转向“走进去”,扩大本土社区发展的影响,提升汉语在世界各国的本土推广价值和教育教学质量,进而为中外人文交流和民心相通提供强有力的后盾。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 高皇伟

学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