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轻工食品 轻工食品

进口“大包粉”冲击国内原奶产业,局地奶价低过矿泉水

查看:1338 来源:北京青年报

“人们可以说是现代牧业没有经营好,但千万不要认为大牧场这种模式错了,中国乳业真的需要大牧场。”接到北京青年报记者的采访电话时,现代牧业执行董事、总裁高丽娜正在位于张家口的察北牧场巡视。虽然已经年过六旬,但这位上市公司高管每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牧场中度过的。


现象

国内大型乳牛企业近年满盘皆亏

按畜群大小来算,现代牧业是国内最大的乳牛畜牧公司和原料奶供应商,其在全国的26家牧场饲养着23万头乳牛,几乎每个牧场都是“万头牧场”。 “万头牧场”曾经是现代牧业引以为豪并一直扬名于中国乳业的符号。然而从2016年开始,经过业绩巅峰之后的现代牧业开始陷入连年巨亏,2016年亏损7.42亿元,本月初公司又预计2017年亏损额将达9亿元。这不仅让现代牧业的经营举步维艰,更让“万头牧场”的模式遭遇质疑。但高丽娜昨天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始终强调“大牧场”本身没有错,“如果因为现代牧业的亏损就否定了大牧场模式,那我们这十几年还不如不干!”


其实,不仅现代牧业,国内几家大型乳牛畜牧企业近年来都是满盘皆亏。另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原生态牧业,是飞鹤、蒙牛、伊利、光明的供应商,这四家客户占据其99.95%的收益,可谓榜上了大户。然而根据其2017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公司净亏损1700多万元。深交所上市的西部牧业去年前三季度也亏损接近6000万元。国人对于牛奶的需求达到了历史最高时期,为什么养牛人的生意这么难做?


分析
奶价连年走低导致养牛亏损

“一切源于奶价太低。”高丽娜这样告诉北青报记者。她说如果按照良性的原奶收购价格,现代牧业的初期投资四五年就能收回,之后就能进入良性运转了,但这几年持续走低的奶价打破了预期。北青报记者查阅现代牧业历年财报发现,2014年现代牧业曾经创下了总营收50.3亿元、净利润7.35亿元的历史最高业绩,超过10%的净利润率对于农业企业来说确实诱人。资料显示,当年其原奶销售价格超过了每公斤5元钱。


那时也是近年来国内奶价的顶峰。一年后的2015年,现代牧业的原奶外销价格就跌到了4.42元,而到了2016年,该价格更跌至3.96元。高丽娜告诉北青报记者,3.9元应该就是成本线了,高一点就能赚,低一点就会亏。然而,2017年国内奶价继续向下,高丽娜称去年的外销价格又跌了0.1元左右。对于年产100多万吨原奶的现代牧业来说,差一毛钱就意味着1亿多元的利润差额。而其实在现代牧业最新这份预警公告中,9亿元的亏损中真正出现在牧场运营中的亏损额其实就是1亿多元。“养牛的成本几乎是恒定的,牛不会因为奶价跌了就少吃草,亏的就是企业利润,所以小规模农户撑不住了就杀牛,为的就是省点饲料钱!”北青报记者查询财报看到,现代牧业的养牛成本中,饲料比重超过75%。


聚焦
进口大包粉降价让国内原奶价格大跌三成

其实,近年来奶价持续走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内多家乳企的财报中也屡次提及的“大包粉”,尤其对于养殖企业来说,都是重要风险因素。所谓大包粉,是指将鲜奶喷粉制成工业奶粉,再用于乳品和食品企业再加工或生产使用。将鲜奶喷粉相当于延长了鲜奶的保质期并更容易运输,可以卖到半径更大的市场。


目前卖到我国的大包粉主要来自澳洲。2013年之前,由于进口大包粉成本高于国内原奶价格,国内乳企多以国内原奶为原料。但从2013年10月起,进口大包粉的价格从5208美元/吨的高位快速跳水,到2014年最低时曾接近2000美元/吨。巨大的价差,导致国内部分乳企和食品企业放弃使用国内原奶,转而使用更便宜的进口大包粉,即将大包粉还原成液态代替鲜奶使用。


“大包粉的涌入让中国原奶市场一下从供不应求变成供过于求。”这是一家上市公司在年报中的表述。大包粉的涌入对国内原奶产业形成了巨大冲击,国内原奶价格大幅下跌三成左右,部分地区奶价甚至低过了矿泉水。


观点
养牛人呼吁奶价成本重新分配

北青报记者在市场上看到,目前1升装常温纯牛奶的市场售价都在10元以上,但国内原奶收购价格都在每公斤4元以下,也就是原奶成本只在牛奶产品中占四成不到。


“我们不是要求终端的牛奶价格提价,而是应该合理分配成本结构。”高丽娜认为,现在牛奶产品在渠道和营销上的费用比重过大,导致原奶成本被压缩得过低,这是不合理的,也不利于奶源优化。她举例称,这个月她刚到俄罗斯考察,那里的牛奶售价基本只是在原奶基础上增加30%,也就是原奶成本能占到六成。


高丽娜坦言,由于现代牧业的原奶品质高,因此下游企业在收购价格上会比其他奶源高0.1至0.2元,但这其实并无法背回规范化养殖高出的成本。但她也坦言,过度苛求于下游企业为自己单独制定出更优的收购价格并不现实,因为目前国标中对于鲜牛奶的标准是统一的,即便奶质大幅优于国标,最终在终端卖出什么样的价格其实还是靠广告和促销,因为多数消费者买牛奶时更认品牌而不是品质。北青报记者在采访中也感到,目前消费者对于奶的品质其实已经达到空前的关注,但究竟什么算好奶的标准在大多数消费者心目中并不明确。


为了抗衡在原奶销售上完全受制于外部采购,现代牧业在2011年开始推出自有品牌牛奶上市销售,即自己直接卖牛奶。然而目前来看效果也不理想。最初现代牧业凭借奶源优势主打高端牛奶,但是消费者在终端市场选购牛奶时更看重的是品牌。在产量规模有限的情况下,现代牧业显然无法投入大量广告资源进行品牌推广,最终好奶很难卖出好价。尤其是当大品牌们大力度促销时,现代牧业也只能跟着降价促销,甚至搞起了“买一送一”。


展望
原奶分级制或能拯救大牧场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此前由农业部、工信部、商务部、食药监总局共同组织制定的《全国奶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就明确了中国奶业要遵循“种好草、养好牛、产好奶、推动一体化”的原则,确保到2020年中国奶源自给率不低于70%、规模养殖比重不低于70%的奶业发展目标。这对于大牧场显然是利好。


“让中国的乳企更多的用自己的原奶,这不仅仅是市场问题更是中国产业安全的大问题。”在接受采访时,多家大牧场经营者都这样呼吁。而更让很多养牛人期待的是,最近有消息称农业部等正在酝酿对乳品生产所采用的原奶实行分级制度,通过在产品包装上的明示原奶等级来让消费者对产品原材料品质知情,从而提升奶企选用优质原奶的积极性,并且让优质的原奶能卖出更高的价格。


有业内人士指出,其实中国乳业产业链最初就存在缺陷——先有了大型加工企业创出品牌产量提升后,才感到奶源不足开始到处找奶,这个过程本身就容易出现奶源品质问题。如果奶源与加工能协同发展,中国乳业可能就会避免很多弯路。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大牧场模式持续亏损,但是包括蒙牛、伊利等全国领先的乳企却恰恰在这个时候将目光瞄向了这些牧场。去年2月份,蒙牛以每股1.94港元向现代牧业进行强制性现金要约收购,成为第一大股东。也就是说现代牧业如今已经是蒙牛旗下的企业。而另一乳企巨头伊利则曾将目光瞄向了另一家上游企业圣牧。2016年11月,中国圣牧和伊利一同发布了收购公告,当时称伊利拟以每股2.25港元的价格协议收购圣牧股东手中的股份,收购完成后,伊利将成为上市公司中国圣牧的第一大股东。虽然这桩交易最终未能达成,但这也显露出伊利对于上游“大牧场”的关注。“龙头企业对‘大牧场’的关注或许具有风向标的作用!”很多还在亏损中挣扎的“大牧场”对此充满期待。 



来源:北京青年报 / 张钦

学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