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信息 电子信息

大数据观察·聚焦互联网医疗:一键下单送药上门

查看:2437 来源:人民日报

 
数据来源:商务部、《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国互联网健康医疗发展报告(2017)》制图:张芳曼
 
 
核心阅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抓住民生领域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推进医药卫生等领域大数据普及应用,深度开发各类便民应用。近年来,各类送药上门APP不断涌现,有个头疼脑热,用手机下单就有对症药品送上门,极大地方便了药品购买者。尽管目前医药电商市场规模还不大,但随着相关规定的不断完善,智慧型医药服务新业态正在蓬勃发展。
 
冬日凌晨,一家送药APP的配送人员接到北京客服的电话:一位客户急需治疗中风的药,希望优先配送。经电话联系,客户左耳后血管神经疼痛,还有想吐的感觉,医生推荐服用安宫牛黄丸。用户凭借处方在网上下单。不到20分钟,配送员将药送到,客户服药后症状减轻,为配送小哥点了个赞。
 
“食为先,药为安。”近年来,医药O2O(线上线下)模式成为传统医药工业和商业企业“触网”的最新打法。O2O医药电商主要覆盖北上广、杭州、武汉等大城市,除了高峰时期,药品基本一个小时内送到。
 
新业态受到欢迎

用户:下单购买方便,送货上门及时
 
北京朝阳区双龙小区张女士想买测孕试纸,在网上下单支付后,没多久试纸便送到手上。张女士说,有时药店没有想买的药,被推荐买了其他药,感觉有点不舒服。而且药店虽有夜间售药,但不会送到家,网上买比在药店买更方便。
 
目前,网上购买的主流药品包括感冒、发烧、腹泻等非处方药,其他如保健品、家用医疗器械等同样受青睐。“服务半径3—5公里,线上送药和线下药店的药品同价,甚至会低5%。”叮当快药CEO王立成说,“我们70%的客户集中在大城市,年龄在28—35岁之间,习惯于网上购货、线上支付。”
 
北京桃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守川向记者介绍,网上送药有多种形式:一是药品流通企业的产业链延伸,包括康泽、仁和、老百姓、上海医药等,都选择在网上开药店;二是传统药企扩张线上渠道,并加强与线下联动,从而提高药品销售量;三是“医+药”的结合,在电商中嵌入健康管理、问诊咨询和药品导购,如1药网、健客网、康爱多等。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郭云沛介绍,从入驻第三方电子交易平台、自建垂直式平台开展B2C线上售药业务,到以O2O模式盘活资源发展医药电商,一批传统医药企业涉足电商,尝试“跨界融合”。
 
2017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要求引导“互联网+药品流通”规范发展,支持药品流通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加强合作,推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培育新兴业态。规范零售药店互联网零售服务,推广“网订店取”“网订店送”等新型配送方式。
 
医药分开也为医院处方药外购提供了难得政策机遇。2017年4月,北京实行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彻底告别以药养医。去年9月,全国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取消15%加成,药品从收入变成本,医院卖药赚不到钱,还需为药品的库存、损耗和人员经费买单,部分医院已经不再设立药房,药店也因此迎来了更大客流量。
 
除一些特殊的药品外,患者拿着医生的处方也可在药店购药。医院处方药外流销售,目前北京正在探索相关业务流程,例如医生开出电子处方,可以直接传递到平台,再由平台送药上门。病人拿着医院处方到药店购买处方药,这是符合规定的。标记外购,医保可报销,没有外购标记的处方医保不予报销。
 
各商家入场积极

平台:扩大市场规模,增强用户黏性
 
北京海淀区崔先生患感冒咳嗽,下单购买了一盒藿香正气滴丸和一瓶止咳糖浆,客单价45元。叮当快药一单能赚多少钱?王立成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平均客单价是50元,快递成本是12.77元,再除去人工成本、药品成本,网上送药能基本上实现持平。
 
大多送药企业目前都是与第三方配送公司合作,自建物流的成本较高,但是自建物流在专业和服务方面可以严格把控。自建配送队伍+自营药店成为网上送药的突破口。“药品消费作为低频次消费,O2O使用场景单一,实际使用需求较低。医药O2O目前还没有形成较大的用户规模,短期内也难以变现。”张守川说,电商打造自己的物流团队拉高了送药成本,加上平均客单价较低,多数处于亏损补贴的状态。
 
“但网上药店仍有普通药店无法比拟的成本优势,成长空间很大。”一位业内人士介绍,网上直营药店闭架销售,比传统药店紧凑些,药品种类也可增加50%—100%。
 
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互联网医疗用户规模为1.95亿,占网民的26.6%,年增长率为28.0%。王立成表示,盈利并不是叮当快药近期内必须实现的目标,提高用户黏性和流量才是业务重点。此外,阿里健康宣布与65家药店建立医药O2O联盟,京东健康到家谋求与各地药店建立联系……医药电商领域,互联网巨头入场积极。
 
多手段保障安全

监管:建立相关制度,销售全程可溯
 
医药电商第三方平台药品销售以来,药品网售安全、配送安全及患者用药安全等问题一直引人关注。
 
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包括四类,即A证、B证、C证以及A证基础上的试点资格,分别对应为药品生产企业、经营企业和医疗机构之间提供平台的服务资格、药品批发资格、实体零售药店的售药资格以及在网上开展药品零售业务的资格。
 
目前,我国全面取消了互联网药店的A证件、B证件、C证件相关审批,这也就标志着通过互联网开设药店的难度下降了。根据法规,物流服务企业如果具有通过GSP(《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的药品仓库和相关资质的人员、设备、运输车辆和温湿度监控手段,在作业流程符合GSP及有关规定的前提下,完全可以自主向各类医药大健康企业提供第三方物流服务。
 
换句话说,有线下经营资质的企业就可以开展线上业务,不必再搞个网上牌照。O2O模式药品均出自线下实体药店,这些药店都是取得药品经营许可的正规药店,药品质量安全有保证。同时,出货药店均位于用户生活周边服务圈内,在距离上也容易与用户拉近心理认同,增加用户信赖。
 

门槛虽然降低了,相关监管却在进一步加强。2017年11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网络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网络药品销售者应当是取得药品生产、经营资质的药品生产、批发、零售连锁企业,并要求建立网络药品销售安全管理制度,实现药品销售全程可追溯、可核查。


作者:王君平 来源:人民日报

学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