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学 教育学

艺术在儿童生活中扮演的角色 越来越不重要了

查看:3354 来源:界面新闻


耶路撒冷第一所双语学校开学第一天,犹太儿童与阿拉伯儿童在一起画画。”



“Ik ben ik”——我就是我——是两年前我儿子在荷兰的学前班的班级主题。他画了一幅自画像,画里他有一排夸张的下牙,他头顶上还有三根头发铁丝般竖立着(“头发是硬的”儿子后来告诉我说)。接着他画出了他的家庭生活:我们河边的房子是波浪形的而不是竖直的;他的父亲和我旁边还有一只不知道谁家的猫;他的小妹妹站在他的身旁,而另一个他觉得很讨厌的姐姐,则完全没有出现在画面中。那是我们第一次窥探到儿子对生活经历和自我意识的感悟,既有趣又深刻。


我们家的房子里满是我三个孩子的艺术作品。例如,我们把第二个孩子的自画像加上画框后挂在了客厅里。画里她用宽条纹画了血红的头发,还给自己加了第三只眼睛,她称其为魔法。在我儿子的房间的墙壁上,挂着他素描的长颈鹿。孩子们乐于通过涂画的方式来表达那些他们写不出来的东西。


许多证据表明,绘画对小孩子的发展有很大的好处。它给了他们表达想法的空间,在这个领域里孩子们可以强调对他们而言重要的东西,或者描绘他们无法言传的想法。通过艺术的形式,孩子可以描绘他们的个人观和世界观,揭示他们和世界之间的关系。


1870 年,艺术教育首次被纳入美国各联邦州公立学校课程的一部分,绘画在促进儿童发展上的作用得到认可。大量研究表明:学龄前儿童的草绘与他们早期对写作和阅读的学习有很强的关联性。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 Susan Stefani 教授和 Paula M. Selvester 教授的研究分析表明:绘画还为儿童在其他领域的成就做了铺垫,例如说明论证数学推理时,绘画基础有助于增强他们对数学概念的理解。


总体来说,大量证据表明,在学校接受艺术教育对儿童的学术和社交能力有长远的帮助,对贫困儿童尤其如此。例如,2012 年由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研究发现,低收入的八年级学生中,经常接触艺术的学生比那些较少接触艺术的同龄人更趋于获得高分以及考取大学。


但是根据荷兰学校督查团在荷兰开展的新调查,在过去的 20 年里,儿童在校内或校外用于手绘的时间持续递减。调查还发现,对比 20 年前开展的类似调查,儿童的作品无论是在质量上还是复杂程度上都有显著下降。


这项调查主要针对 11 到 12 岁的儿童,它和美国的那些调查发现了相似的趋势。它的目的在于深入调查艺术教育的效果,其中包括绘画,音乐,戏剧和舞蹈教育。然而,调查者只在绘画和音乐领域检测到学生作品质量的下降。这个趋势会对学生未来的成功产生长远的恶劣影响,因为据报道,“绘画可以渗透到学习的许多方面,包括视觉映射,思维反射,组织和呈现信息以及跨越语言障碍的交流。”


在荷兰的这项调查中,每个学生分到两个绘画作业,专家会根据他们发掘创意、开展实验以及空间表达的过程来评分。这些画作多由独立的不相关的物体组成,因而更缺少凝聚感,而且对比于 20 年前的学生作品,这些画作更缺乏细节。


调查人员表示,这样的研究结果背后暗藏着很多的原因。和美国的数据结果相似,在荷兰,小学教育阶段所涵盖的艺术教育时间下降了,而且专业艺术教师的数量也减少了。据荷兰广播公司 RTL 报道:“师范学院并不会优先考虑艺术类教师的培养。”


阿姆斯特丹布莱特纳学院的校长 Rafael van Crimpen 曾向荷兰新闻网表示,社会转型和技术发展也是一大因素,学校目前正牺牲艺术创造领域的资源来大力推广电子技术。他说:“儿童投入更多的时间就能画得更好,随着时代发展教育形式也在转变,这在他们的画中也有所体现。当然了,数字化也起了一定作用。”这种趋势在美国也很明显,许多艺术教育点都用到了新型科技。


Folkert Haanstra 是艺术教育学的一名教授,也是荷兰这项调查的研究顾问之一,他认为数字化的影响在课外尤其明显。孩子们对科技产品爱不释手,谁还去画画呢?他在邮件中写道:“此外,儿童用电子设备画出来的电子图像的质量可能比他们用手画出来的看起来更专业,效果更令人满意。”


在日常学习生活中,优先使用科技产品作为学习工具也削弱了手工艺术的重要性。研究者 Shirley Brice Heath  和Elisabeth Soep 表示:“当学校预算短缺时,就业机会就将留给有技术知识和相关技能的人,艺术在学习中就很轻易地变得可有可无了”。


Brice Health 是一位语言人类学家,Soep 是一位在青少年演说和数字媒体文化方面的专家,他们认为艺术比起其他的非学术学科来说要更加脆弱。1998 年,这两人写道:“所有的艺术家,尤其是青年艺术家,都必须承担投入艺术所带来的风险。这种风险比诸如去外面打场篮球赛或在社区青少年委员会工作等活动都要复杂得多,因为干艺术这行,有时候就得接受别人的质疑甚至否定。”


的确如此,认为艺术是次要学科的观点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纽约时报》报道称,1993 年学校的预算缩减使艺术面临危机,因为其他学科都比它重要,所以艺术科目的取消所带来的后果也被人忽视了。《纽约时报》称:“艺术教育长期作为无用的装饰品而被否定,它正在从许多学生的生活里消失,尤其是那些贫穷的城市学生。尽管艺术家和教育家们认为没有艺术修养的儿童和不会数学的儿童一样无知,但是他们的诉求还是不会被预算紧张的学校采纳。”校内乃至校外的艺术课程一直面临消失的风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教育部长贝特西·德沃斯提议削减 90 亿美元的国家教育预算,其中包括 2 千 7 百万美元的艺术教育资金削减。


由于艺术在学校课程里的重要性不断下降,而学生又依赖于使用电子产品,不进行手绘,艺术所面临的危险要比看起来更严重。W. G. Whitford 于 1923 年在他的文章“美国艺术教育简史”中写道:“没有艺术的世界是不完整的世界,没有什么可以替代艺术的作用。通过有效的协作,艺术可以成为一大助手,它将所有学科联系在一起,让学校的学习变得更有趣,也更有意义。”



来源:界面新闻 / Tracy Brown Hamilton   朱玉婷译


学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