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土木建筑 土木建筑

建造服务化:工程建设行业发展新战略

查看:3284 来源:中国科学报

■王红卫

“互联网+”国家战略的提出,正在深刻地影响着各行各业,也在影响着工程建设行业。如何通过互联网的开放共享优势来更好地配置市场资源,实现工程建设行业的转型升级,其关键是要利用互联网思维来改造工程建设行业的上下游价值链,借助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BIM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促使工程建造模式变革。


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兴起,工程建造平台经济模式也将应运而生。工程建造平台经济模式是为业主、设计单位、咨询单位、承包商、监理单位等项目从业单位及项目从业人员提供工程建造服务的交易空间和场所。它通过把工程建造所需的各类资源整合在一起,引导或促成不同类型的主体在交易空间进行设计、施工、材料供应及支持服务等交易;同时对服务的交易和实施过程进行管理,为工程建造的全生命周期管理提供支持和价值创造,并运用适当的商业模式获得盈利。


工程建造平台经济模式的本质是互联网服务,即通过互联网平台向各类用户提供有关工程建造的服务,也就是将线下的工程建造活动所涉及的资源聚集在线上,然后在线上对线下的工程建造活动有关服务进行交易。要实现工程建造平台经济模式必须满足两个先决条件:其一是工程建造服务化,也就是要将工程建造过程分解为各种工程建造服务;其二是将工程建造服务虚拟化封装成Web服务并发布到网络平台,以便网络用户发现和调用。


工程建造服务可定义为:工程参与方凭借某种人、设备、设施或其他有形资源所进行的一系列活动,以满足业主某种特定需求。这些活动可能与物质产品有关,也可能无关,但一定是由参与方与业主互动后能实现增值的活动。这样,工程建造就是不同参与方提供的一系列服务的有机组合,而工程建造服务成为工程建造管理的基本单元。


传统观念认为,工程建造过程由一系列相互独立的活动组成,每个活动都完成一部分输入到输出的转换。然而,活动具有层次性,一个分部分项工程建造过程可视作一个活动,一个动作也可视作一个活动。那么,什么样的活动才能被视为工程建造服务?工程建造服务具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具有可交付成果的活动。由于可交付成果是定义工作范围、分配工作、进度计划、成本估算、监管和控制的重要依据,工程建造服务可作为工程建造管理的基本单元,有利于管理。二是具有价值增值的活动。由于工程建造服务的价值性,工程建造服务才可能在工程建造平台上进行交易。同时,也使它具有质量、成本和进度控制等属性,可以在工程管理中以它为基本单元进行管理。


工程建造服务化是建造企业为了获取竞争优势,从以建造工程实体为中心向以提供服务为中心转变。制造业服务化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新趋势,制造服务化主要分为过程服务化和产品服务化。与制造服务化不同,工程建造服务化则更强调工程建造过程的服务化,其基础就是工程建造服务。


工程建造服务化将成为工程建造行业发展的新战略。在“互联网+”时代,正像制造业与服务业不断融合,制造服务化进程不断加快一样,工程建造服务化必将成为工程建设行业企业打造新的竞争优势和产业转型升级的助力器,推动行业企业实现由单一建造模式向工程建造服务化转变,即通过建造与服务的融合创新、流程再造等,实现差别化竞争。也就是说,随着互联网与工程建造领域的融合,工程建造服务化的进程加快,工程建造组织模式和生产方式也将发生变革。传统的工程组织模式逐步转变成以用户为中心、平台化服务、社会化参与、开放共享的新型组织模式,其组织具有很强的扁平化特性、动态联盟特性和自组织性。工程建造生产分工更加专业和深入,协同建造成为重要的生产方式,不同参与方的原材料供应、工程施工、施工管理通过服务的方式统一调度和分派,价值链上下游协作日益平台化实时化;互联网平台的协同和共享,将工程建造全生命周期的各种数据信息透明化,可实现材料供应全过程追踪、质量管理终生追责以及安全管理全过程监管等。


实现工程建造服务化的基本条件是不断强化服务标准化。工程建造服务化主要对包括设计过程、施工过程以其他支持过程等工程建造过程的服务化。然而,工程建造的一次性特点决定了每个工程项目的需求都不一样,实际上上述各类过程中包含着各种各样的服务,这就要对千差万别的工程建造服务进行统一的管理。而要实现统一的管理,其基本条件是服务标准化。工程建造服务的标准化是指:服务满足特定工程需求所应具备的规范化能力描述,它以施工活动作为标准化对象,涉及工程建造的具体工序,包括资源的标准化(人力、机具、设备和材料等)、工法的标准化、服务流程的标准化、质量安全要求的标准化、进度计划的标准化等等。服务标准化是工程建造平台经济模式的数据共享和参与方协同运作的关键。有了标准化,可通过虚拟化使服务资源在平台上聚集起来,进而进行工程建造服务交易,即不同参与方提供一系列工程建造服务,在不同交易模式下围绕业主的需求,确定工程的服务组合,并确定这个工程有哪些服务构成及服务的提供者。


(作者系华中科技大学管理学院/自动化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兼任中国系统工程学会副理事长。)

《中国科学报》 (2017-11-13 第7版 观点)

学术资讯